特赞专访 | 日本顶级园艺大师西畠清顺

在去年8月于东京开幕的HOUSE VISION 2016 大展现场,屹立着一棵形状颇为奇特、有将近1000年的树龄的西班牙橄榄树。它的枝干往低处横向延伸着,苍劲有力。

 

而让这棵千年古树从遥远的欧洲远渡东瀛、横越近万公里的,是一位来自日本的“植物猎人(Plant Hunter)——西畠清顺。

640

HOUSE VISION 2016 东京展入口处的古树(图片出自:from-sora.com)

 

17世纪到20世纪中期,有一类活跃在欧洲的探险家,他们为宫廷贵族寻找珍稀植物,将其运用在食材、香料、药材、织物中。他们不是花道师,不是艺术家,也不是植物学者,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只是一个极为基本的要求——这就是植物猎人

 

历经300多年,这个古老的行当仍然留存了下来。这个群体至今仍然活跃在世界各地,西畠清顺就是其中之一。

640-3

图片出自:amuse-i-d.vice.com

 

“橄榄树是一种能给人类带来诸多裨益的树种,其种子可以榨油及食用,树枝可以当木材,树形本身也非常美丽。”西畠将这棵古树的用意解释给日本设计大师、HOUSE VISION 策展人原研哉听,“它是一种无论时间如何流逝,都与人类密切相关的植物。

640-4

7月30日,以「CO-DIVIDUAL 分而合/离而聚」为主题的HOUSE VISION 2016东京展盛大开幕。共计15家企业与13位(组)的建筑师、设计师一起,围绕如何打造一个能够贴近生活的充裕之「家」这一目标,将集技术性和创造性于一体的全新未来居住前景通过13个展馆进行可视化的呈现。

 

原研哉对西畠的理念也感同身受,并在HOUSE VISION 的后记中写道:

 

“当我在做HOUSE VISION 这个项目时,我就开始感觉,包括地球和社会、人和生物,虽然都在‘随性’地各自活动,但全都有某种联系在。不仅仅是被欲望牵引的人类,各种各样的生物在这相互依存的世界中,都在探寻着某种‘感觉的和谐’。”

 

除了展览入口处的古树,西畠还受邀与日本建筑设计大师隈研吾以及住友林业合作,完成了一个项目——“市松的水边”。

640-5

HOUSE VISION 2016 东京大展作品——市松的水边(图片出自:from-sora.com)

 

西畠这样解释他的作品:“虽说万物都是由神灵、或者说是自然创造的,但有一样东西,除了人类,神灵和大自然创造不出来——我认为就是‘直线’。在自然界中,直线是不存在的,任何山川草木,全都由各式各样的曲线构成。”

 

因此,西畠采用了日本传统图案“市松”的构造,将地面拼构成方形的组合,以表现人工之美;而在这些规整的方块中,他又栽种下数棵姿态优美、枝干弯曲的落叶树,从而展现自然之美

640-6

展览现场

“其实无论是花卉还是木材,你不仅仅是要完成一比交易,也不仅仅是要把它们打造得很好看。你还需要加上故事、梦想甚至情怀,这个比纯粹的感官更重要。”这是西畠对其所有作品的要求。

 

至于“植物猎人”究竟是一份怎样的职业,西畠在心中有他自己的标准:“要具有媲美植物学者的知识储备、和运动员一般的体力,以及强烈的好奇心……缺少其中任何一点,都不能被称作植物猎人。 ”

 

 与奇妙植物的“一见钟情” 

西畠清顺生于1980年,他的家族自1868年起就经营着一家百年花艺老铺“花宇”,而他则是“花宇”的第五代继承人。从21岁开始,他每年周游12~15个国家寻找各种稀有植物,并将其提供给各种活动、商业设施、展览等,每年的项目量高达2000多个,几乎“垄断”了整个日本市场。

640-7

图片出自:amuse-i-d.vice.com

 

虽然从小到大,他就被各种各样的植物包围着,“但我也曾只是个对植物毫无兴趣的‘棒球少年’。

 

年末年初是“花宇”最繁忙的时节之一,因为家家户户都会购买装饰用的松枝。除了在店里帮忙打扫那些剪碎的松枝,年少时的西畠与植物并无太多交集

640-8

图片出自:www.papersky.jp

直到20岁那年,他像一个普通的背包客一样去了东南亚的加里曼丹岛。到达之后,他接到了父亲的一个电话:“一定要去基纳巴卢山看看,那里有世界上最大的食肉植物猪笼草。”

 

带着一颗“想看看它究竟能有多大” 的好奇心,他决定去征服这座东南亚最高峰

640-9

图片出自:www.papersky.jp

和其它全副武装的登山客不同,西畠当只穿了自己的T恤,带了一个简单的指南针。然而要登上赤道附近海拔4000米的高山,必然会经历从热带到寒带的剧变,并在短短八小时内对抗地球上几乎所有生态环境。就在他累到极点之时,那个传说中最大的食肉植物终于出现在他面前——“那一刻,我确实是被震撼了”。

640-10

图片出自:www.papersky.jp

 

结束这次奇妙的探险,他马上飞回日本,并以学徒的身份加入公司。入职三天后即接受了一项难度颇大的任务——在白雪皑皑的雪山中寻找花材

 

由于是百年花艺世家,他在工作中接触的顾客都对植栽了如指掌。西畠很快感到自己对植物的知识储备太过薄弱,便从此开始拼命学习和工作,只为不负“花宇”第五代传人之名。

640-11

图片出自:ochamemama.boo-log.com

 

神奇植物在哪里? 

 

发现某种稀有植物后,我经常会兴奋到想要跳起来。

 

在那之后,西畠的父亲带他游遍了泰国的植物园菲律宾的农场印度尼西亚的原始森林……西畠在四处游历的过程中,不仅慢慢积累了植物的相关知识,更练就了一番与当地卖手的“谈判”技能。除了一眼判断植物的价格之外,他和当地人的交流也越来越顺畅,并在全世界范围发展了一众“植物线人”。

640-12

图片出自:from-sora.com

当然,这份工作背后伴随着新奇,也隐藏着危险。

 

他会去攀爬高达50米的断臂悬崖,也会潜入某座无人的孤岛;他曾在南阿尔卑斯山遭遇野熊,在寒冬时节的富士山树海中遇险,也曾在在加里曼丹岛被蚁群袭击而卧床数日……

 

“如果不是对这种感觉“喜欢到死”,你是做不了这个工作的!”

640-13

图片出自:www.papersky.jp

 

除了家族事业“花宇”, 西畠还成立了一个自己的植栽咨询公司——“天空植物园”。他亲手负责设计了第一个庭院——位于东京的“代代木Village”。

 

在这个占地634平米、非常“不天然”的庭院里,既有来自西班牙的巨大橄榄树,也有来自非洲阿特拉斯山脉的杉树,有来自中国云南的喜湿的珙桐,以及世界第一大的仙人掌花……西畠希望打造出一个立体的“植物图鉴”,以“共存”作为主题,让世界各地的代表植物和谐共处。

640-14 640-15

“天空植物园”的第一件作品——代代木Village(图片出自:from-sora.com)

 

不同于父辈的“花宇”单纯提供植物材料,西畠的“天空植物园”更侧重于项目整体的概念设计。因此,他一直在不停地探索各种形式的项目,无论是景观设计、城市开发,还是花卉设计、室内绿化等等。

640-16

西畠的其中一个作品——神户国际会馆(图片出自:from-sora.com)

“我期待着某个‘天才’的出现,他应该感性和理性兼备,脑袋好使,非常厉害。在这之前,我会先将植物作为工具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当这个天才出现之后,我期待他能更好地改造这个世界。

 

 Q&A 

640-17

 

Q=特赞Tezign

A=西畠清顺

 

Q:这次在HOUSE VISION 项目中与建筑大师隈研吾,以及住友林业的合作,给您带来了什么新启发吗?

A:我和隈研吾先生、住友林业分属不同的领域,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很看重自然材料的应用。这样一来我深深感觉,我们合作时的创作空间真是有无限的可能性

 

Q:您选择植物的标准是什么?

A:一是看这种植物是否有潜力;另一点和这个没什么关系,主要看我自己喜不喜欢了(笑)。

 

Q:您是“花宇”的第五代传人,相较于父辈,您认为自己给“花宇”带来了哪些新的东西?

A:我们不只是要为市场提供所需的植物,更要追求某种意义,并向全社会传递,让这个世界多少能为之有所改变。

640-18 640-19640-20

Gardens by the Bay “Blossom Beats” (图片出自:from-sora.com)

 

Q:您的工作和日本传统技艺“花道”相比,有什么共通之处吗?在您的作品中,是否包含有“花道”的哲学?

A:在最近的插花设计中,我虽然较为偏重商业化,但想起插花的本源乃供奉神佛之用,也让我深感其神圣性。

 

花道虽然在日语里写作“活け花”,但其实并不是要养植“活着”的花,而是得从把植物“杀死”开始。在插花的过程中,我们会把花“杀死”后再令其“重生”,并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总而言之,我觉得某种程度上,花道这种艺术正如同人类行为的缩影——因为人类总是要不断“杀死”植物,同时又不断让植物“重生”,并以此为生。

 

通过这一点,我在工作中时常会意识到,我们其实通过大自然学到了很多重要的学问和道理。

640-21640-22

Atre 惠比寿西馆 空中花园(图片出自:from-sora.com)

撰稿| 王师境

点击阅读原文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