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周刊】创意行业也有了Uber

转自第一财经周刊 2017.02.10

特赞要帮助独立设计师找到客户,以及让企业客户找到合适的外包设计师。

screen-shot-2017-02-10-at-7-52-27-pm

(从左到右:CEO范凌,COO过晓茜,CPO王喆)

 

2014年,32岁的上海人孔令宙在澳大利亚悉尼开了一家设计公司。之前,这名平面设计师在当地的设计公司工作了近7年,海外的工作和生活节奏相对安逸,但每年的项目数量有限,一年之中他只需要忙碌四个月就能赚够一年的生活费用,八个月的工作淡季清闲而漫长。

 

为企业服务的设计师处在尴尬的“低频刚需”状态。企业的设计需求有波峰和波谷,比如每年的圣诞促销季,市场活动很密集,设计师不够用,平峰期则不需要那么多的设计师。

 

为了在淡季寻求更多的工作机会,2015年孔令宙接手了一个云南精品酒店的设计项目,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国内创意设计行业的生意越来越好做,但过去十年,生活在悉尼的孔令宙并没有积累国内客户资源。2015年年底,在一名国内设计师朋友的介绍下,他在设计师平台特赞上注册成为平面设计师,很快就拿到了国内市场的第一个项目:为上海一家即将开业的健身餐厅设计logo。

 

整个2016年,孔令宙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手头经常同时运行着八九个项目。虽然对于国内客户的工作方式需要适应一番,但这种持续工作的状态让他感到刺激,同时保持着高效的创作状态。现在,他也开始筹建国内的设计公司。

 

在特赞创始人范凌看来,低频刚需的创意设计行业需要通过按需经济解决问题。成立于2015年的特赞尝试帮助设计师找到客户,以及让企业客户找到合适的设计师。在这一平台上,企业发布设计需求之后,特赞会根据项目类型、项目需求等要素,匹配相应的设计师,并把项目推送给符合要求的设计师。截至目前,据特赞透露,其平台上已有4000多家企业用户和近万名设计师注册,设计师来自15个国家的67个城市,覆盖平面设计、UI设计、插画设计和动画视频四大领域,其中,50%是自由职业者,25%来自设计公司,25%是公司内部设计师。

 

过去半年间,特赞完成了千余个设计项目,客户包括了华谊兄弟时尚、绿地集团、伊利等大型企业客户,也有36氪、下厨房这类互联网创业公司,项目平均客单价在2万元左右。去年5月,特赞得到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成立特赞之前,范凌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课余时间,编写和翻译“设计+技术”等领域的文章和观点。传统创意密集行业的工作效率饱受诟病,比如广告行业50%至65%的支出属于人力成本,客户执行、创意、策略等各部门各司其职,很多公司人在中午到达公司,却可能在晚饭后才正式开始工作。

 

另一方面,这些行业的人力外包流程繁琐而漫长。大型广告公司都有自己的“供应链”,接到客户需求之后,他们会把一部分项目外包出去,而接到这部分外包项目的公司有可能再次分包。范凌认为传统创意行业的制作流程太过冗长和复杂,导致出活的速度已经跟不上数字时代的要求,尤其在分享经济时代,压缩人力成本可以增加企业的盈利能力。

 

特赞的最初产品形态类似于workmarket模式,后者是一家成立于2010年的美国创业公司,对接劳务需求方和自由职业者之间的管理平台,覆盖IT、法律和销售等行业。范凌认为在国内的创意设计行业更容易切入,这个行业的线下效率并不高—设计师不知道客户的要求是什么,也不知道项目预算有多少,客户也不太清楚这个设计师的完成质量和设计水准。

 

平台的价值在于“撮合”好企业和设计师。在最初对目标客户的设定上,特赞绕开了大型企业客户,虽然这类客户的平均客单价高,但决策流程长,且只服务大单客户容易遭遇发展瓶颈。因此,特赞最初的平台形态从“一个人能完成的简单设计”展开,以低成本的策略扩展业务,到项目数量急速上升后,再扩充人力,将大单分拆,或直接将小单外包给特赞对接的设计师。

 

将设计师人力成本从“固定支出”转变为“灵活可变支出”,特赞需要大量的独立设计师资源。由于前期做线下交流活动的积累,范凌掌握了一部分设计师资源和甲方客户的资源,但数量远远不够。

 

在怎样吸引更多设计师入驻的问题上,特赞决定从“技术+设计”这一思路入手通过微信和知乎线上宣传,以及DesignMatters线下活动等方式,特赞在一年多时间积累了一个数十万人的学习型社群,平台上注册的设计师大多是由社群或者设计师之间口碑相传转化过来的。另一方面,对于企业用户的拓展,特赞先从设计创意需求的流量聚集地切入,包括广告营销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等。

 

为了高效匹配设计师和客户需求,范凌找来了王喆负责产品,后者曾在美国相关领域工作过三年。王喆在产品中记录了设计师的三类数据:第一类是过往的职业经验,第二类是设计师在网站上的行为数据,如网站入驻的时间、项目的打开率,以此来推算设计师的兴趣和喜好,第三类则是通过分析其作品集,为设计师打上100多个柔性标签。

 

通过数据采集发现设计师的价值,这也是新技术为传统设计行业带来的改变之一。作品本身不会说话,但特赞后台会对设计图片做一系列的分析,比如一名设计师为化妆品品牌做过电商促销项目,他们就会分析该化妆品的价位、主要消费人群的特点,以及设计师的设计偏好、风格倾向,为目标客户找出一定的关联。

 

某种程度上,特赞的核心优势正是这样的“人才数据库”。通过积累设计师的技能数据,先对接需求分析和活跃用户的回访测试数据,再将设计师按技能类别和等级划分。根据特赞的数据,大部分普通项目在一个小时内就能找到5至10名合适的设计师,这5至10名设计师还会完成早期的报价。

 

为了提高项目完成质量,特赞现在对注册设计师的筛选机制更为严格,通过邀请、选择、推荐等方式保证设计师质量。“必须是行业内受到认可的设计师,不接受没有工作经验的人。”范凌说。

 

特赞的商业收入依靠99元的项目发布费用和10%的交易佣金。范凌算了一笔账,线下设计师需要给介绍人返点,除此之外,后期的财务、法务以及项目管理会分走一个项目30至40%的收益。这些项目的后期流程是阻碍个人设计师拿到大公司案子的一大原因,一般而言,大公司都有非常严格的财务流程,导致跟个人合作有困难。

 

范凌认为特赞的后期发展在于怎样获取更多的大型企业客户或机构。这类客户的需求更为复杂,特赞为此开发了一系列企业服务功能,比如说多账号体系、权限设置、模板类功能等。此外,特赞也将后端的财务等流程放到平台上提供给客户免费使用。

 

在“撮合”完双方之后,平台现在还开发了合同、资金托管等流程,让平台代表设计师和公司签约,以及保证最后的支付过程。平台上的资金托管其实有点类似于支付宝,创意行业的项目一般分为三四个阶段,每完成一个阶段,平台会把相应的钱打到设计师的账户中。

 

现在联合利华、东方航空、优酷等大中型公司客户已经占到特赞所有客户的60%以上,为大型企业对接的也不再只是设计需求,还要更精准地匹配其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在这个问题上,特赞需要攻破两个难点:跟大型企业建立信任,以及让更多的优秀设计师接受“特赞”这类自由工作模式。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难点在于税务。接下来,特赞会跟地方政府合作,为个人注册企业,解决交易环节中的税务问题。

 

编辑 | 李嘉文

点击阅读原文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