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用Excel做图表?他们手绘的信息图已经美出屏幕了

早在计算机尚未诞生的年代,人们拿纸和笔来绘制信息图表,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而今天,情况则有所不同。虽然大部分设计师选择使用软件、触控笔和平板电脑来制作精致的数据可视化图表,但仍有一部分设计师青睐更原始的工具。他们拿起纸和笔,打造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惊艳效果,让冰冷的数据有了温度、有了萌感,甚至成为艺术…… 

手绘信息明信片 

 

今天,用电脑绘制信息图似乎成为了主流,但信息设计师Giorgia Lupi 和Stefanie Posavec 偏偏证明,手绘同样也能引人注目。

 

screen-shot-2017-03-07-at-11-17-53-am

这幅图里每个物件都代表一组数据,诸如“我今天发的朋友圈被点了多少个赞”、“我今天吃了多少块饼干”、“我驾照上记了多少分”

 

几年前,这对搭档启动了一个名为“亲爱的数据(Dear Data)”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设计师每周跟踪一些个人数据,并将其转换为手绘图表。

screen-shot-2017-03-07-at-11-17-58-am

Lupi 画的“每周犹豫不决的时刻”

 

他们还把这些手绘数据图做成了明信片,每周互寄一次。Lupi 给这些明信片取名为“小数据(Small Data)”。

screen-shot-2017-03-07-at-11-18-04-am

screen-shot-2017-03-07-at-11-32-28-am

Giorgia Lupi 和Stefanie Posavec 互寄的手绘明信片

 

也许统计的数据并不完善,手绘的插图也不完美,但正是这些不完美,使信息呈现得更友好、更个性、更动人。

 

 方格纸信息图 

 
美国卫报的数据编辑Chalabi 喜欢用方格纸和标记绘制信息图表,来表现一些严肃(也很有趣的)问题。

screen-shot-2017-03-07-at-11-18-10-am

跨性别学生尝试过自杀的比例

 

screen-shot-2017-03-07-at-11-18-24-am

异性恋、同性恋和双性恋者表示他们达到“高潮”的频率

 

Chalabi 的可视化信息图有一种类似速写那样信手拈来的魅力,同时也极具功能性。

 

screen-shot-2017-03-07-at-11-34-04-am

参加川普就职典礼的人数 VS. 参加Women’s March 女权游行的人数

 

screen-shot-2017-03-07-at-11-34-43-am

每18人里就有1人会多长一个乳头,其中7成是男性

 

这种视觉风格简单却适用广泛既有教育意义但也显得玩世不恭

 

 数据肖像 

 
数据艺术家Laurie Frick 则将数据的呈现方式上升为一种美学。 这位艺术家跟踪收集了近十年来自己的日常活动,并将个人数据抽象为几何图形。

screen-shot-2017-03-07-at-11-35-39-am

Laurie Frick 记录的自己2010-2012年的睡眠数据

 

在一个名为 Sleep Drawings 的项目中, Frick 用脑电图监控、记录了自己长达三年的睡眠状况,并将收集的数据绘制成了生动的水彩画。她说,自己其实一直在尝试通过大量数据来了解自己。

 

screen-shot-2017-03-07-at-11-35-51-am

她将自己的作品称为“数据肖像(Data Portrait)”。这些数据和灵感全都来自于我们生活中那些看不见的律动。

screen-shot-2017-03-07-at-11-18-50-am

她说:“希望这种手绘数据,可以成为屏幕像素的对立面。”这种手绘图的方式,正是赋予了这些数据一种独特的、技术无法传达的温暖感受

 

 极简主义  

 
理论上来说,Jessica Hagy 的信息图挺无聊的, 但它们非常实用。早在2006 年,她就在小卡片上绘制简单的图表,扫描上传至自己的网站并进行整理。

screen-shot-2017-03-07-at-11-38-05-am

 

理论与真相的交叉区域为“哲学”,而真相与实践的交叉区域为“实证”

 

作为一名职业作家, Hagy 认为她的信息图可以被看作是“视觉上的语法”——从抖机灵的小笑话到令人深思的哲学问题,都能用得上。

screen-shot-2017-03-07-at-11-38-35-am

“绝望程度”与“想象力”的关系图

力求自己的文字简短有力,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简单的句式结构可以被更快、更好地理解”。 而这一概念也在她的作品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screen-shot-2017-03-07-at-11-19-13-am

大圈:你想象中能完成的事

小圈:实际上你今天能做的事

结论:别沮丧,干大事要花大时间

Hagy 的手绘信息图严格遵循着这种简明扼要的阐述方式。就如同最好的笑话——机智、简洁,又发人深省。

 

讲个好故事  

 
自2010 年起,记者Ann Friedman 就开始绘制“我们行李箱里有什么?” 、“我们在飞机上都干些啥?”一类的饼状图。

screen-shot-2017-03-07-at-11-40-07-am

我们行李箱里有什么?

25%–干净衣服??

25%–脏衣服??

18%–从没穿过,但觉得会在这次旅行中穿的裙子(然并卵)

16%–皱皱巴巴的塑料袋和用了一半的旅行装洗发液

16%–一页也没翻过的书

其中一些纯粹是为了好玩儿,有一些则带有点儿政治色彩。

screen-shot-2017-03-07-at-11-40-14-am

我们在飞机上都干些啥?

30%–试图用噪音最小、最不羞耻的方式打开椒盐卷饼的袋子

20%–被一部皮克斯电影感动得稀里哗啦

20%–想知道大麻法案什么时候能生效

15%–想知道到底是某个乘客放屁了,还是机舱本来就是那个味儿

15%–和身旁那个商务范乘客展开“座椅扶手大战”

无论是开玩笑,还是发表某种观点,Friedman 都将这种信息可视化视为讲故事的好方法。

 

screen-shot-2017-03-07-at-11-40-48-am

为什么我们会如此懦弱?

20%–别人根本不了解我们在做什么

80%–仅仅是因为我们想更讨人喜欢

这些饼图制作起来并不复杂,文字为主,图画为辅。毕竟对新闻工作者来说,“讲好一个故事”比什么都重要。

 

情绪 > 数据 

  

Wendy MacNaughton 的信息图设计更多地关注了情绪而非数据。这位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社会服务者,她用钢笔和水彩绘制出了美轮美奂的插图。

screen-shot-2017-03-07-at-11-19-54-am

喵星人“Tibby”的世界(从内向外):

舒适圈

缓慢移动的物体

液体等“危险品”

汪星人、浣熊和巨大声响

死亡地带

 

她解释道:“通常,人们会用图表来展示某个专业领域,使个体和系统之间的复杂关联更易于理解。但我只是想用这种视觉化的方法,去表达我自己每天日常的思考。”

screen-shot-2017-03-07-at-11-19-34-am

超过30分钟的长对话过程示意图

 

MacNaughton 很擅长用流程图来引导大家理清生活的烦心事儿。除此之外,她也喜欢借助韦恩图来考虑一些哲学的问题。

screen-shot-2017-03-07-at-11-19-41-am

 

我该不该查看邮件?

screen-shot-2017-03-07-at-11-42-29-am

我生命中爱着的人

 

MacNaughton 的手绘信息图并不追求精准,这反而带来了一种残缺美——它们体现了手绘图的真正目的:让复杂的关系、系统及概念显得更加人性化。

 

参考链接|www.wired.com/2017/02/nerdy-charm-artisanal-hand-drawn-infographics/

点击阅读原文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