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全民上瘾的“AR实景红包”,只是阿里巴巴“新设计”的冰山一角 | 专访蚂蚁金服UED总监梁山鹰

新技术的出现影响着行业发展的轨迹。作为新技术的引领者之一,阿里巴巴总是给人惊喜。去年年末,由蚂蚁金服的支付宝发起的“AR实景红包”,更是让抢红包的玩法升级,把用户体验玩出了新的高度,并再度引爆对技术和设计之间关系的探讨。

 

在4月27日的阿里巴巴UCAN大会上,蚂蚁金服UED总监梁山鹰就“新技术在金融领域的设计应用”发表了演讲。特赞也有幸采访了梁山鹰,让我们一起看看,在体验设计领域,蚂蚁金服是怎么做的。

ixd20134

阿里巴巴蚂蚁金服UED总监梁山鹰

Q&A

Q=特赞Tezign

A=梁山鹰

 

Q: 之前从雅虎到微软到再到阿里,是怎样适应每个阶段的转变呢?

A: 从 2000 年到 2011 年,我一直在美国学习和工作,回国之前在雅虎做雅虎首页主设计师,2011 年的时候,国内互联网速度发展很快,我想不如回国看看,当时微软 STCA(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在内部组建了一个设计团队,我就加入了,做了3年半左右,项目一半针对中国市场,一半针对美国市场。在回国的这段时间里,感受很深的是,几乎没有一家国际互联网公司能在中国存活得很好,最终都是被国内的公司打败。

 

我就在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产品、运营还是设计还是别的什么?有了问题就想去找答案,而去本土互联网公司亲自体会和学习就是最快的办法,所以,我在2014年加入了阿里,去了阿里妈妈团队。

 

在这些转变过程中,有两点值得一提:

 

第一,阿里妈妈是阿里集团的广告部门,整个业务是to B的,和我之前所做to C 业务的用户体验是不一样的。在阿里集团内部,强调要贴近和了解业务,所以我有了很多机会去关注toB 业务如何运作,对个人经验做很多补充。

 

第二,有人问我如何适应外国企业到本土企业的文化转变,的确,文化是不同的,阿里的企业文化也很鲜明,但我觉得这是无法比较的,更需要思考的是,一种文化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这种文化能造就企业的成功,想清楚了这些,才能更好地完成适应和转变。

image

阿里 UCAN 大会现场

 

Q: 您后来从阿里妈妈到了蚂蚁金服,设计管理方法有什么转变吗?

 

A: 我在阿里妈妈做了将近2年,去年底转到蚂蚁金服,这也是我第一次介入到金融服务产品的设计中,但其实设计专业层面有很多本质的东西是不会变的,比如理念、价值观、底线、根源和灵感等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只是在面对不同的业务、部门和技术时,需要自己去更好的了解业务。

 

如果单纯从设计管理的角度来看,我的管理方法、态度、模式也没有太大改变。每个领导者都有自己的个性和背景,只有根据自己的特点决定管理的方法,才会找到适应自己的管理方法。我相信在阿里有无数个不同的管理者和管理方法,最主要的是个人的管理方法是否能和整个公司,部门的发展方向契合。

0261bd5903087ba80121455036a4af-jpg800w_1l_2o_100sh

阿里 UCAN 大会现场

 

Q: 同其他企业相比,您认为蚂蚁金服有没有一种核心的设计理念?

 

A: 蚂蚁金服的设计理念还在不断的聚合中,很难说什么时候形成了一个最终观点。但是在这次的UCAN大会上,我们有梳理出一些观念,应该是可以给设计师带来启发的。

screen-shot-2017-06-14-at-12-45-53-pm

 

第一,设计是真实世界的投射,是真诚的,可被信任的。

 

举个例子,比如扁平化设计。微软最开始做 Metro Design(一种平面设计风格)的灵感是怎样来的?他们的设计风格其实参考了飞机场、地铁的所有标识后发现,人如果需要在2、3秒之内很快做出决定,那种最简单直接的扁平化图标,强调字体的设计是最有效的。这些理念融合起来,就形成了 Metro Design 这种设计风格。另外,Google Material Design 的这种2.5D的设计风格中投影和动效也都是真实世界的一种投射。

 

比如,我们在做金融领域的设计时,要体现 “安全性”,初级的设计师可能会想用“盾”这个符号。但是我会鼓励设计师思考:在真实世界中,真诚的可被信任的形象是怎样的?比如这样一个情景——朋友很放心地把一沓钱交到你的手上。这些在真实世界的互动中蕴藏的交互语言、动作、情感的投射,都是设计师可以借鉴学习的。

 

第二,设计的功能大于形式。

 

在总结蚂蚁设计理念时我们找了很多同学一起过来讨论。先问他们的一个问题——对你们影响比较深的设计理念、设计思潮或者设计大师是谁?大家提到了包豪斯、瑞士平面设计主义风格……这些东西都是大半个世纪以前就出现的设计理念,但是这些理念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或是新技术的诞生而消亡,相反,它们始终在指导设计工作。从拟物化往扁平化发展过程中,功能大于形式这个概念就深深影响到了现在扁平化的设计。

 

第三,设计是系统的有逻辑的。

 

这一点其实指导了具体的设计执行。我们希望设计师可以一步一步反推回去,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个设计,设计的系统里怎么能从具体的执行反推到规范,反推到文化,把原因道理说清楚。设计是有一套系统的,不是凭空而来,不是没有逻辑的。

 

最后一点,设计的潮流是短期的,设计的理念是长久的

 

设计潮流是可以学习的东西。但是,在面对新技术的时候,你应该很清楚什么是不变的,什么是变化的。因为这些变化,你要去学习。留下来的是对于“什么是不变的、什么是变化的”有个人理解的设计师,正是这些设计师影响了当前设计趋势和设计潮流。去研究新技术、学习新趋势之前,一定是要先学好设计里不变的东西。

02065a59030f0ca80121455018fe6e-jpg800w_1l_2o_100sh

阿里 UCAN 大会现场

 

Q: 业务部门的数据往往会对设计有影响,有时候,“不太好看”的设计也可以带来很好的业务增长,你们如何应对这种情形?

 

A: 运营数据确实是评估设计的一个维度,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绝不是全部维度。我们现在在做的项目中,涉及到很多品牌化情感化的产品,希望把蚂蚁金服的品牌属性带到产品里面去,希望在产品中有更感性化的表达,这些是很难用数据来量化评估的,设计师要相信自己的专业度

 

Q: “主动信息”时代在方便人们获取信息的同时,也让人们面对更多的“信息压力”。您怎么看待这种现状?

 

A: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被动接收很多没有通过鉴别和筛选的信息,有用的信息都淹没在汪洋大海中,所以才会出现“信息压力”。我们会在现在的UX设计探索更多“主动”替代“被动”的可能性。

首先是便捷性。是从物理状态而言,我们减少额外的物理操作动作,比如说用拿起手机替代打开电脑;比如说直接通过眼镜传达信息,替代我们拿起手机的动作,这是从物理层面上来讲的。其次是主动性。主动性是我们会减少用户额外的交互操作,主动进行辅助功能。

 

便携性和主动性强调的都是物理状态,免除你接受信息需要的一些物理步骤。比如以前我们需要围坐在电视机前,等待新闻播出;后来有了电脑,坐到固定的地方可以查看信息;再后来我们有了手机,可以随时随地去查看信息。以后随着技术发展,这些信息可以在没有这些物理状态的情况下实现主动推送,但是究竟是怎样的形式?现在还在探索中。

 

最后一个是智能性。现在大家都在讲人工智能,那么对于体验的意义在于什么?其实就在于能够把你需要筛选信息的这个过程移交给机器,让他们去优化信息推送的体验,通过技术提供更智能,更个性化的服务。

 

Q: 在新技术和新趋势下,设计师应该怎样做才能紧跟时代发展?您有什么建议?

 

A: 人们很容易对新事物产生误解,比如现在大家对很多新技术都有或多或少的担忧。但其实所有的技术都是在慢慢发生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对设计师来说,所有的新技术其实都是为我们所用,都是为了把我们解放出来。我认为设计师不能好高骛远,一定要把基础的东西先学好,比如设计的语言、理论等。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UX设计师需要建立更完整的知识体系。在整个设计环境中,很难将交互和视觉完全孤立来看,每个环节都是相关联的,所以需要设计师把握每个环节上的用户需求。设计师懂代码,是锦上添花的事。在阿里和蚂蚁金服内部也都会设立课堂,注重设计师的多重能力培养。

 

 

点击阅读原文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