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赞专访 | 丹麦VR 作画艺术家 Carl Krull

carl-krull-bio

Carl Krull来自丹麦,是一位当代艺术家,1999年毕业于波兰克拉科夫马泰依科美术学院(Jan Matejko Academy of Fine Arts),取得硕士学位。毕业后Carl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多场展览,足迹遍布欧洲、美洲和亚洲。

Carl喜欢用线条勾勒的方法进行创作,更强调跟线条互动的创作过程而非最终产出,借助VR技术,他把这种对线条的喜爱从平面蔓延到了空间中,塑造了非常震撼的三维影像

先请Carl跟大家打个招呼。

screen-shot-2017-06-16-at-11-55-48-am

翻译:我叫Carl Krull,是一名丹麦艺术家,目前在哥本哈根工作,主要从事绘画创作,也在进行着大量的VR作画实验。用线条作画是我专攻的领域,当我开始用VR作画的时候,我觉得我是在用线条来雕塑。所以作画把我带到了VR这个领域,接下来我又要做一个大型的雕塑。我总是在和这些线条打交道,去探索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转化等等这些,我非常关注创造这种体验。

如此欢脱的Carl,在创作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恣意。

screen-shot-2017-06-15-at-12-14-45-pm

他是如何一步步入坑“VR作画”的呢?让我们来一起回溯。

00

Scroll Drawing 

00

2013年,Carl带着妻子一起自驾环美。自驾的旅途很长,他想用更有意思的方式消磨时间,而不是一直听歌或是看窗外的风景,于是他把纸卷起来,然后滚动纸卷不断地画,当然,妻子负责开车。

00

这种“滚动作画”的尝试完全可行,画笔不仅记录了他的灵感流动,还记录了公路上的每一次颠簸,可以算是“公路地图”了。结果整场旅行Carl都在专注“雕琢线条”(不知道妻子的内心感受如何)。

screen-shot-2017-06-16-at-11-58-39-am

最终,他完成了一幅152厘米 x 338 厘米(大概有一层楼那么高)的巨型画作。

the_scroll_152x338cm_carl_krull_2013

还有6小幅(也并不小)100厘米 x 40 厘米的画作。

screen-shot-2017-06-16-at-12-00-59-pm

很多人会觉得Carl的这种线条作画很奇妙,他的解答是“我画出来的线条既可以凸显主体又可以当背景,主体和背景在一张画中共融,成为一种类似雕刻般的画法”。

screen-shot-2017-06-15-at-12-23-18-pm

在画巨型人脸的Carl

如果你想尝试这种画法,可以学学Carl的思路:“我经常会画素描,用线条简单勾勒事物。随后我会再思考如何将主体和背景融合起来。我通常会先把脸、胳膊或者人物整体等等画出来,然后在背景描出一些线条借以凸显画面主体,但很多时候我会对背景这些线条感到很厌烦,因为它们在画面中十分次要。我也开始尝试画一些水面上的涟漪”。

 VR 作画 

除了发明“滚动作画”,Carl也非常热衷于探索有趣的作画技术,比如入坑VR作画。“当我第一次拿到VR器材,我在工作室里待了整整两周,不停地画。VR真的太有意思了!(笑)”。他觉得VR技术不会消解艺术的基本要素,而是会作为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成为未来艺术创作的一部分。

jun-15-2017-11-49-43

1-carl-krull-fotograf-julie-valentin

Carl在工作室里创作

00

走出工作室的Carl把自己的VR绘画带到了丹麦皇家剧院

screen-shot-2017-06-16-at-12-04-55-pm

screen-shot-2017-06-16-at-12-04-50-pm

Carl在丹麦皇家剧院进行VR创作

==

Carl还告诉我们,他一直对雕塑有很浓厚的兴趣,而VR技术恰恰实现了平面创作和立体图像之间的无缝衔接:“当我最开始使用VR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种介于绘画和雕塑之间的形式,当我移动的时候,我感觉是在我自己塑造的‘雕塑’下面进行绘画创作,这增强了我对雕塑创作的信心”。

VR带来了亦真亦幻的创作体验,也让Carl回忆起了之前一段神奇的经历:“当时是在泰国,有天晚上,我潜水潜入了水里大约12米深的地方,周围漆黑一片。我把自己的手电筒关掉,开始在水里晃动双手。因为水中有发光的海洋生物,所以在我移动手的过程中,就可以看到移动的光”。

oo

Q&A 

Q=特赞Tezign

A=Carl Krull

Q: 在你的自驾旅游中,你有没有什么印象十分深刻的经历?

A: 我觉得在美国旅游总是让人十分激动的,因为可以看到很多电影里面的景象。除了和我的朋友们在纽约一块闲逛之外,在一些国家公园里面的经历也让我很留恋。

我很享受坐在路边看着自然景观,或者驾车穿越沙漠地带,这期间也有很多印象深刻的经历。比如拱门国家公园(Arches National Park)有很多奇美的岩石,以及很多壮观的自然现象。还有恶土国家公园 (Badlands National Park),它的地貌总是让我想联想起我当时的一些作品。

timg-1

拱门国家公园

1431926542950

恶土国家公园

00

Q: 我们发现除了黑色以外,你也会在作品中使用强烈的色彩。你是想通过这些系列下的作品向公众传达什么理念呢?

A: 我大约画了5年的纯黑白画,之后我开始接触彩色创作,包括现在也一直都有进行彩色创作。但是彩色创作和黑白创作不太一样。在黑白画作中,你可以清晰勾勒线条,有了颜色以后,你就需要很好地融合它们。颜色没有边界,一切都处于一种融合移动的状态。色彩不像黑白一样分明,创作者可以将自己的更多情感和想法赋予其中。

screen-shot-2017-06-14-at-5-54-13-pm

Carl的部分彩色作品

Q: 用VR进行创作更像是“凭空创作”,当所有的这些都不是实体时,你会不会觉得有些不受控制?

A: 我并不会觉得失控。事实上,与我创作的线条互动,反而会让我觉得更真实。即使手拿着奇怪的控制器,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所做的事情。这就好像当你在跑步的时候,你是不会想到双腿的,同样地,我只会专注于眼前的线条,并不会分⼼。

Q: 你觉得在VR创作的过程中会有局限吗?

A: 是有的,比如一开始,我想用两只手作画,因为这样更加自然随性,目前就还无法做到,大概是因为VR设备并不是专为艺术家制造的。当我在剧院进⾏表演时,我觉得创作一幅10mx10m的巨型画作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但因为设备等等的限制,最后成品也只能到4mx4m的程度。但我相信,随着科技的发展,我能够想象到的几乎所有事都能一一被实现,如果有一些定制的硬件或更先进的设备就更好了。另外就是,我相信我的想象⼒比设备所能实现的更加丰富

==

Q: 你有想过在你的艺术作品中融合⼀些其他的新兴科技吗?比如说AI(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我对自⼰的大脑很有信心,所以我不觉得我需要它(大笑)。事实上我认为AI不完全是我的风格,因为我的作品在创作过程中更加的强调人的参与感,身体与作品进⾏互动,⽽AI却会让人和创作过程相分离。

Q: 你现在在进行什么大的项目呢?

A: 下⼀个项⽬我要做的是——在地上挖两个长度为2.5⽶的巨型洞,在每个洞里雕刻出半张脸的轮廓。然后我会⽤混凝⼟填充它们,等混凝土干了,就会是两个2.5米高的巨型人头。

screen-shot-2017-06-14-at-10-52-58-pm

Carl告诉我们,最后成品会是这个雕塑的巨型增强版

“如你所见,我从画人脸开始,然后我开始用VR进⾏类似于画人脸的空间塑造,然后现在我又在做雕塑。所以在真实的世界中运用VR的技法创造些虚拟的东西,又把这些作品再运用到真实世界中,这是很棒的体验。科技的有趣之处在于,你从现实中取材,经过一些技术进行加工然后输出,如此循环往复。”

采访 | 张自灵、赵洋

翻译 | Cherie Chen、Eyez Le

点击阅读原文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