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Nike “ON AIR” 三强:为NIKE设计球鞋,他们完成了90%NIKER的梦想

2018年3月14日~4月15日,Nike Sportswear发起了全球性Nike“ON AIR” 设计比赛系列活动,以纽约、上海、东京、首尔、伦敦、巴黎六座国际都市的特点和状态为主题向全世界的创意人士们发出挑战。上海作为中国的代表城市之一,有其独特的城市风格和生活节奏,Nike “上海: ON AIR” 设计大赛邀请设计师们,用“速度”和“ Air ”作为灵感,大胆狂想,诠释心中的“上海速度”,探索更多Nike Air的设计。

本次特赞邀请到了“上海:ON AIR”入围九强设计师中的三位,针对这次比赛和他们在设计领域的历程进行了采访。

优胜者:茹秋石

(来自上海/处女座)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47.16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47.58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48.20陆家嘴上空的云就是我对上海的意象。由此设计出一双可以不断变换的魔都云鞋,由你们决定它的形状与外观。

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49.14

Q=特赞Tezign.com

A=茹秋石

Q:说说你和NIKE之间的情缘?

A:从初中开始打篮球,也看NBA,就进了球鞋坑。可能男生天生比较喜欢跟速度有关的东西,比如飞机、跑车,而球鞋能接触到跟速度有关的最低成本的体验,这可能是我收藏球鞋的原因之一。因为这次比赛的契机,我大概理了一下自己的球鞋,NIKE占80%左右,我很喜欢它突破创新的地方,那种打破的感觉、激进的特质,跟我自身比较像。

Q:你如何确立本次“魔都云鞋”的设计理念?

A:2000年,我们举家来到上海落户。我的高中离陆家嘴很近,那个时候,每天很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散步到滨江,坐在凳子上发呆,看黄浦江,看外滩,看陆家嘴。浦西这里是老的建筑,对面浦东却是一个新的环境,水在中间仿佛一个绑带,将这两边穿在一起,阳光照在水面上,将水变成蒸汽升到天上变成云,云再凝结成水落下来,形成了一个循环。我们也在这样一个循环里,而上海就像一朵云,一直在变,也很有包容性,大家带着自己的个性参与到这里面来。

Q:本次比赛的成长与收获?

A:整个比赛时间很短,既要做球鞋又要做艺术装置,我为了让大家更好地去感受云变化的感觉,把装置的尺寸做得很大;但是那个云因为有很多微妙的细节,无法让工厂的工人帮我做,需要自己全程手工做这个云的部分。这对时间安排有很大的要求,是个挑战。尽管我对最后的成品并不是非常满意,但这却是我第一个完成的装置。

Q:在设计这件事上,你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的?

A:很多设计师在工作中会变得麻木,抹杀掉一些自己的特性和视角,我觉得做设计一定要时常观察自己,一定要有另外一个意识层面来看自己正在做什么。所以我想出去读研,去接触一些有热情的人,大家一起开脑洞,看看设计更多的可能性。可能现在我的年纪较小,体内的力量具有破坏性,有的时候破坏别人,有的时候破坏自己,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会变得更柔和,变得像水一样。

Q:不同地方的教育,对你来说有什么差别或影响?

A:单就我学习过的学校来说,在台北的设计大学交流学习期间,最明显的感受是学校的教学体系更注重你个人主观能动性的激发,老师不会给你布置明确的课程议题,多数情况是自己决定项目主题并深入,老师会在一旁起辅助作用,结合他们的经验和专业背景为项目提供一些专业的指导和意见。这让我感觉到设计的无边界与自由,一股渴望打破固有边界的破坏性力量开始在体内形成。

Q:在学生时代,对你影响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

A:我在大二时期成为上海外滩美术馆(RAM)的志愿者。在这期间遇到了对我影响很深的一件装置作品————《净化室》by 陈箴。RAM当时用了整个二楼用来放置这件巨型装置。作品将一个日常生活空间原样搬进美术馆,但是整个空间被用于身体疗愈的灰泥完全覆盖,灰泥干燥后自然龟裂,剥落。当时,我一进门就被一种极度宁静的力量冲击并包围,人们自发坐在地上,默默地看着这个空间。我第一次被超越形式表象背后的存在所吸引,接着看到作品名称———《净化室》,瞬间醍醐灌顶,只能想到一个字“妙”。从那以后我开始关注事物表象背后,真正推动运行的原力,这件作品深深影响了我的设计思维和设计语言。

Q:之后的发展方向和个人期望?

A:最近正在准备申请英国的硕士学位,方向会和手工艺品、珠宝等产品设计相关。希望通过设计这个语言,表达我的思考、体会和世界观。以前我总是花很多精力去证明自己,想找到我是谁,后来发觉那是太自私的想法。现在觉得我是谁不那么重要,我们是谁更重要。如果能对看到我作品的人,产生哪怕一点积极的推动,那就是很值得的事情。

决赛前九入围:邓宇航

(来自广东/自称“水鱼座”)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50.19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50.27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50.34如果上海是器官,上海的人群就是器官的细胞。在这双VaporMax Plus上,我运用了大量的镂空设计,意图展现人和上海速度的关系。

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49.14

Q=特赞Tezign.com

A=邓宇航

Q:说说你和NIKE之间的情缘?

A:从初中开始对NIKE这个品牌有印象,也是第一次通过NIKE知道鞋子也可以有名字的,这样很酷。我是从一双Air Force 1开始了解鞋型和球鞋的,这双鞋子对我来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它是我和我初恋一起去买的鞋子,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算是比较贵的一样东西。

Q:你如何确立本次“上海器官”的设计理念?

A:我是研究结构的。在这个比赛当中,一开始投稿的设想是,有别于其他NIKE的气垫,鞋子的气垫能不能像细胞一样,先做小的,通过大量堆积组合起来形成各种各样的气垫;而上海这个城市也是如此,城市是由一个个人努力建设而成的,这就是“上海器官”的概念来源。

Q:本次比赛的成长与收获?

A:这次比赛我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我看见了不同方向、不同年龄的设计师,他们天赋很强,有很多有趣的想法,他们越厉害,我就越有胜负心。虽然最后得了第四名,但我从这次比赛里认识了很多优秀的设计师,彼此之间成为了关系很好的朋友,比赛的工作人员也都很棒。这次比赛让我对未来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有了新的思考,我希望未来可以和这样一群有趣的人在一起工作。

Q:在设计这件事上,你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的?

A:身边有些朋友会在设计方面遇到瓶颈,他们总觉得没什么有趣的点,我给他们的建议就是,首先要会生活才能会设计,想要跳过这个步骤去设计产品是不可能的。好的点都建立在认真生活的基础上,比如帮父母做做家务,才会知道家居生活必要的工具,才知道什么地方需要改进。设计不是每天坐着凭空思考的问题,也不是学好设计软件就可以的事情,设计的基本来源于生活。

Q:不同地方的教育,对你来说有什么差别或影响?

A:我本科在国内读完,硕士在德国就读。这两个国家基本上是两种教育理念,完全不同的系统。国内,可能是因为学生太多,学校希望学生毕业之后可以找到好工作,以此为出发点去培养,教你设计软件,但理论的考试很少,讨论课很少,也很少考核学生自己对设计的理解。

在德国,学校一般不在意你毕业之后会不会有工作,他们在意你经历完这段学习之后有没有收获和成长,在校期间大部分都是讨论课,而且讨论的不仅仅是设计,而是关于这个社会、这个世界,以及生活中发生的问题,和人们的需求。

Q:在学生时代,对你影响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

A:在德国学习期间,我们有一个中段测试要交报告。学校的要求是要做十页,可以插图,并需要装订起来。那是我第一次做这类东西,就像写论文一样写了十页,但是我在提交的时候看见一位在德国呆了很久的广东同学的作品,他做了二十页,排版也很好,于是我就回去把报告加到了二十页。就在交报告之前我去了学生工作室,一般一个工作室会有3~4位学生一起使用,那天工作室里放着另外两位德国女生的报告,我翻开来看了一下,大概两百多页,每一页质量都很好,照片是亲自拍摄的,排版也很精美,仿佛是已经出版了的书籍。

看到这样的差距,我就对自己提出了质疑,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可以跟这些人一起学习?这件事之后,我发现自己还有成长的空间,也变得更加谦虚了。

Q:之后的发展方向和个人期望?

A:在接下来的生活中,无论如何,我希望自己会是个特别的、有趣的人,不会坠入任何枯燥的死循环。我希望能给世界留下一些东西。除此之外,我通过本次比赛发现我挺喜欢上海的,有可能会去上海发展。

决赛前九:廖思凯

(来自台湾/白羊座)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52.40 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52.45 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52.52

屏幕快照 2018-06-14 下午12.49.14

Q=特赞Tezign.com

A=廖思凯

Q:说说你和NIKE之间的情缘?

A: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想要学习工业设计,想申请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简称RCA)这个学校,但因为我的本科不是设计,加上家里没有人有出国念书的经历,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觉得出国留学回来薪水并不会很高,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是我对NIKE的喜爱支持着我的决定,我希望能在RCA毕业之后去NIKE工作。

Q:你如何确立本次“上海老建筑”的设计理念?

A:我之前在伦敦学习,很喜欢伦敦各种各样的文化和人群。上海和伦敦很相似,只不过还处在发展中的状态,这里很多建筑仿佛是伦敦复制过来的,比如外滩的一些建筑大楼,或是法租界、徐汇区那边的旧街道。上海老建筑,算是展现自己经历的一个主题。

Q:本次比赛的成长与收获?

A:这次比赛聚集了各个年龄的设计师,我在里面应该是年纪最大的一个,第一天大家自我介绍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不同岁数的自己:刚开始接触设计的人;懂了一些设计,颇有自信的人;即将去海外留学深造的人;还有从海外毕业准备回国工作的人。我经历过这些时间节点,通过认识他们,我重新检视了一遍自己曾经做过的决定,这让我感受颇深。

Q:在设计这件事上,你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的?

A:现代社会有一个很好的舞台,就是社交媒体。现在成功的道路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了社群网络,只要努力,就会有展现的机会,从而达成目标。我们总是会思考哪里才能找到更好的机会,但其实只要你好好经营自己的社交媒体,就会被人发现并关注。

我身边有一位朋友也是通过他经营的Instagram找到了工作,也算是比较好的工作机会。在现代社会,只要学会慢慢积累自己的作品、增加实力、一定会有机会被发现的。

Q:不同地方的教育,对你来说有什么差别或影响?

A:我是在台湾读完大学之后去英国留学,这两个地方的差别蛮大。英国伦敦的大学里,有很多学生都是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来读研,所以学校里面既有刚大学毕业的二十几岁的学生,也有在社会上工作过一段时间,三十几岁的学生,大家的想法都很不一样,学校安排四个人为一组一起完成项目的时候,彼此的成长速度就很快,那个时候我受到的启发很大。

Q:在学生时代,对你影响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

A:当我在英国即将毕业的时候,我写了封信给我的主任老师,说我临近毕业,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渠道可以去一些有趣的大型设计公司面试,他收到这封信之后,直接将我的诉求,发邮件给学校里所有的老师和教授并且抄送了我,接着真的有其他老师来看我的作品,给了我面试机会。

Q:之后的发展方向和个人期望?

A:接下来我会慢慢朝着想要做的工作方向前进。我一直希望,我做的事情是可以鼓励到别人的,就像NIKE一样去鼓励年轻人,我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回馈社会。

采访 | 张自灵/赵洋/杨俊

撰文 | 杨俊

5月9日即将开启“NIKE:ON AIR”全球投票,

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耐克官网,

一起来选出属于上海的Air Max~

参加2050,立即购票

5月25日~5月27日

杭州云栖小镇

2050见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