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赞专访 | 韩国艺术大师崔正化:他是韩国“波普风艺术之父”,亲手造了个“塑料世界”

崔正化(Choi Jeong-Hwa),艺术家和设计师,1961年生于韩国首尔,在视觉艺术、平面设计、工业设计和建筑等多个领域都有涉猎,主要关注大众文化和日常生活,并以大型装置雕塑“莲花”被人熟知。他是心窗视觉开发研究所(Ghaseum Studio)所长、“双年展艺术家”、韩国“波普风艺术之父”和“代表90 年代韩国当代艺术面貌的象征性人物”。今年11月,崔正化将在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Art Review Asia Xiàn Chǎng 单元带来两件作品。 

“没有什么可以丢弃的物品,它们从人类初始就为他们照亮黑暗。”崔正化曾在采访中说道。

 

这和弗洛伊德讲的“垃圾是没有被放对地方的资源”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一切微不足道的物品,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崔正化被生活和日常深深吸引,并有着独特视角和思考。他的艺术灵感大多来自大众文化和日常生活,尤其从他热爱的“塑料”这种媒介可见一斑。

 

640

©Flower Chandelier, 2011

640-1

©Flower Chandelier, Kiasma 2016

“塑料被认知为化学的、人造的、廉价的,甚至是坏的,但是在我看来,它也是太阳和地球之间的自然产物(橡胶和油等天然材料是塑料的种子)。”在崔正化的眼里,塑料不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俗物”,而是自然和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产物,是值得我们人类去反复审视的物品。

 

他创作了大量的“塑料作品”,并希望启发大众重新审视这种“现代文明的产物”。比如在大型雕塑作品“莲花”中,采用塑料这种本身具有“廉价感”的材料,制作莲花如此出淤泥而不染的形象,这其中的反差和戏谑,刺激着观众去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

 

另一方面,崔正化的作品总是充满色彩、高饱和度,他通过这样的作品来鼓励观众对世俗生活的思考。全真色彩下强烈的视觉冲击,被放大的夸张感,是真实还是虚幻?崔正化似乎在引领观众构建出基于自身体验的“艺术世界”。

 

WX20181105-151612

 

©Flower Chandelier, Auckland art gallery, 2011

崔正化是一个高产的艺术家,也是一个多元化的哲学家,他曾戏称自己的艺术作品就是“韩国拌饭”,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总结却甚是精辟:韩国是崔正化的血液,“拌饭”则是集大成者的料理,一道韩国拌饭,可以高雅登国宴;也可能是每个韩国人在饥肠辘辘之时随手制作的充饥料理。

 

Q=特赞Tezign

A=崔正化

 

源于生活,“脱离”艺术

很早之前,崔正化就开始做大型装置艺术,这个概念还不太为人所知,尤其使用“塑料”作为媒介,这看起来“不走寻常路”。首尔艺术中心书法博物馆馆长李东拲曾经说崔正化的作品是“不在现有艺术语法内的艺术语言”,是一种“非纯艺术发展”的发展路径。

 

© Lie of Lie, Rockbund Art Museum, Shanghai 2010

 

Q:为什么选择塑料作为艺术媒介?

A:我从1990年开始使用塑料篮子,我就想用一种大家都知道、拥有且在家里常见的物品。

我一边问自己“我能用这种塑料做什么?”一边开始我的研究,直到现在我仍在使用它。塑料被认知为化学的、人造的、廉价的,甚至是坏的,但是在我看来,它也是太阳和地球之间的自然产物(橡胶和油等天然材料是塑料的种子)。我们把人造和自然的关系想得糟糕了些,但是我认为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犹如人与自然的关系。

我们需要一种态度和实践,去尊重这种“特别微不足道”塑料。给每个对象赋予一种精神, 现在,“幻想曲”诞生于塑料的精神。 塑料和自然的相遇,以及当代和原始的融合,是我反复持续的主题。

艺术家不是制造物质的人,而是创造精神的人。 当材料和记忆堆积起来才成为了历史和文明。

 

Q:为什么为此次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选择了Fruit Tree?

A:自人类出现以来,鲜花和水果可能是我们最熟悉的主题了。 我只是将这些大家都熟悉的主题交还给每个人。 这也是我制作纪念照片的意图, 这是一次社交媒体的野餐。

 

WX20181105-151738

 

© Fruit tree, L’air des geants a La Villette, 2015

Q:为什么对颜色这么感兴趣?

A:颜色是太阳给我们的礼物。所有自然的全彩表达是尊重自然的一种方式。 黑色和白色,透明色,则是颜色的典型。

 

Q:想通过艺术作品传达什么?

A:任何事物都是艺术,任何人都是艺术家,你的心是我的艺术。你自己就是纪念碑——通过记忆、记录和纪念来组成展览。

 

崔正化的艺术哲学

“一条腿踩在过去,另一条腿踩在未来,而现在就是我自己。”崔正化曾说。但是他的艺术哲学太多了,如果全部写出来足够出一本书(况且写不完)。他的作品中充斥着对于“人和自然的关系”、“不同文化地域”、“日常生活细节”、“现代生活的弊端”……的思考。这么看来,好的艺术家一定是个好的生活家。

 

《某本中国百科全书》© 来源于网络

Q:你如何理解“自然”?

A:自然是宇宙的一部分,类似于萨满法师、中介人,建立人与地球的关系。一粒尘土或是一滴水也可以是值得崇拜的精神。

 

《会呼吸的花朵红莲花》© 来源于网络

Q:您的艺术作品有被西方文化或宗教影响过吗?

A:在我注意到宗教之前,我对萨满教和民间信仰很感兴趣。相较于宗教,我对宗教哲学更感兴趣,我尊重万物有灵论和萨满教。

 

Q:怎么看待新媒体艺术?(VR/AR之类的)

A:我认为数字是新的调解者。 这是一个热炉。 而且我认为当数字和模拟融合在一起时,活火山就会爆发。 它的风景,当下,将成为全人类的“故事之森”。

数字新媒体,也算是新的一个热点。当数字模拟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火山爆发,它的风景将会成为全人类的“故事森林”。

 

大艺术家的小日常

Q:分享一个关于你和上海故事吧?

A:我在2008年做过一个项目,位于前往虹桥机场的路上,是一个永久的大型公共艺术装置“Flower Tree(花树)”,它是我制作的最具纪念意义的户外雕塑之一。

© Flower tree, Shanghai, 2008

© Flower tree, 2004

我一直很喜欢探索上海这个城市,例如它的传统市场,当代和习俗的共存以及它古今东西的融合。

 

Q:怎么看待“流行趋势”?如何保持你的“新鲜度”?

A:不在意(潮流)。我更在意不变化的东西,我甚至都没有手机。 以往使用过的东西比时下新产物对我来说更具吸引力。

 

Q:如何平衡生活与工作?

A: My motto 生生活活。

 

撰文 | 杨俊

采访、编辑 | 赵洋、杨俊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