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赞专访 | 英国艺术家Shezad Dawood :玩霓虹、练太极,历史和未来都在他的作品里

640

Shezad Dawood,1974年出生于伦敦,曾就读于圣马丁中心和皇家艺术学院,并于2000年获得皇家艺术学院硕士学位。作品曾在威尼斯双年展、釜山双年展、台北双年展、OCAT西安等展出,也被多个国家级政府艺术机构(包括大英博物馆)收藏。常与不同地域的艺术小组或艺术家合作,极具强烈的文化批判意识。

2018年11月8日~11日,Shezad Dawood的作品也将在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展出,和特赞相约看展👀!

 

640-1

Leviathan Legacy, Car © 图片由泰勒画廊提供

 

640-2

Leviathan Legacy, Highres © 图片由泰勒画廊提供

 

640-3

Leviathan Legacy, Cave © 图片由泰勒画廊提供

 

640-4

Leviathan Legacy, Hologram © 图片由泰勒画廊提供

 

Shezad Dawood 出生在一个多文化背景的家庭。受到传统东亚文化的熏陶,他的身体里埋藏了来自东方和西方的众多复杂的文化基因,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这种特质令人欣喜。加上天性对新事物的热爱和好奇,Shezad 能够轻松游走在不同的当代西方文化之间,这在他的独具文化冲突的艺术形式中可见一斑。

他所采用的媒介横跨影视、绘画和雕塑等;对人文历史、社会价值判断有着广阔的观察视野,且在创作过程中不断探索电影与绘画之间的意义和形式。

 

It Was A Time That Was A Time, 2015 Single screen film installation, 16:27 mins

 

I.A.M., 2011 Wall-mounted neon

 

Where do we go now?, 2017  Resin sculpture

 

Left: Kalimpong (Ekai Kawaguchi), 2016 Bronze and concrete

Right: Kalimpong (Alexandra David-Néel), 2016 Bronze and concrete

 

第一眼看上去,Shezad Dawood 的作品给我们“自由”的感觉。这种自由意识也许是因他独特的出生背景与生俱来;也或许是他不断探索各种文化领域、不断开拓新世界疆土之后形成的独特风格。

趁着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之际,我们约到Shezad聊一聊。一起走进他的灵感和故事:

 

 有趣的灵魂初养成 

如果说Shezad Dawood的“有趣”是个必然结果,那么他的生活环境则是塑造这个有趣灵魂的充要条件。

在中央圣马丁读书,Shezad 会去学生会酒吧看 Sex Pistols 乐队的演出,看来自Gilbert和George的“Singing Sculpture”处女秀。他在采访中坦言称自己非常喜爱中国饮食,且认为饮食能拉近彼此距离,最后还爆料自己“练习传统吴式太极拳超过15年”,不愧是集各域文化之大成“国际主义者”Shezad Dawood。

 

© 图片来源于网络 Sex Pistols 乐队是英国最有影响的朋克摇滚乐队之一,存在时间短短两年。

© 图片来源于网络 Gilbert和George是形影不离的艺术家组合,被称为“吉尔伯特与乔治双人组”。

 

Q:在中央圣马丁&皇家艺术学院读书,这段经历给您带来了哪些影响?

A:我在中央圣马丁学习的时候,它还在苏荷区,尽管这座建筑倒塌了,但是它充满了历史故事。这个地方拥有非常个性化又决定性的时刻,它让你对“风格”和“作者身份”产生了强烈意识,并且需要你去不断挑战自己。

皇家艺术学院在肯辛顿,学院的支持资金充足,所以有足够的硬件设备和资源去做些事情。我喜欢与其他领域的学生或工作人员一起合作,比如时尚界的、通讯行业的以及电影业的,这样可以将我的实践提升到一个更大的层次中去,包括设计、出版、发行模式等等。

 

Q:您在许多地方生活过,也受到多元文化的影响,这如何影响您的创作?

A:我是一位忠诚的国际主义者。 我不想减少或同化任何文化,但通过理解个中差异,我们会感受到一些“存在哲学”这样的东西。知道越多、参与越多,我就更有能力去创作有意义且沉浸式的作品,将未来映射到过去。

 

Q:2015年您第一次在中国办展, Anthropology of Chance,对中国有什么印象?

A:我非常喜欢中国美食,包括一些别人介绍给我的地方美食。我一直认为食物是文化交流和建立友谊的重要切入点。除了中国食物之外,我对中国文化也很着迷。2015年,当我在西安参加展览的时候,有机会去探索并记录让我着迷多年的武则天的精神文化。我还练习传统吴式太极拳超过15年,所以我对道教也有一点了解。

 

过去未来/虚拟现实 

“未来”、“新世界”、“想象”……这些都是Shezad Dawood的兴趣所在。无论是他爱用的霓虹元素,还是对想象力的解读,Shezad Dawood积极探寻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感知。

 

Leviathan Legacy, Cray Fish © 图片由泰勒画廊提供

 

Leviathan Legacy, Villa © 图片由泰勒画廊提供

 

Leviathan Legacy, Lion Fish © 图片由泰勒画廊提供

 

Q:从您的作品看到了“未来”的概念,为什么对它着迷?

A:我认为花时间考虑未来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实践,类似于冥想。这种思考让我们专注于“未来是什么”、“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以及“如何以自己的期望和方式来建立关系”,它能让你清晰并专注于你手头上的工作,并帮助你拓宽想象力。

 

Q:您的灵感来源通常是?

A:比如我展览“Anthropology of Chance”这个主题,其实只是一个世界历史中很小的、容易被人忽略的细节,但却令我着迷。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我总是觉得对历史的真正研究是基于过去来理解未来。 我当然会用一些压力来迫使我追求我的兴趣,无论它是一丝灵感、工作的内在机制,或是我个人的不安感。

 

他也会思考这样的问题…© 图片来自 Shezad Dawood 个人Instagram

Q:最想传达给观众的想法是?

A:我认为艺术家是在扮演“开门的人”,能够为别人开启不同世界的大门。我对“美丽”和“理解”这两个概念感兴趣,尽管这两者有时矛盾,但却是必要的。

 

Q:创作时,有偏爱的媒介吗?

A:我喜欢利用媒介,并且我喜欢用不同的方式去利用他们。举个例子,近期一个关于海洋的工作,我用了绘画、霓虹灯和虚拟现实,每一种都能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和海洋的关系。通过这些,我能为观众创造一个空间,他们能在其中实际体验并建立起自己与空间的联系。我想我比较喜欢赋予观众更多的体验感,而不是指挥他们。

 

如果我会“心灵感应”就好了

艺术家对于“表达”的渴望,在Shezad这里表现的格外明显。“我希望有种‘心灵感应’的媒介,这样我就可以将想法直接分享到观众的心里了!” 他说。

 

The Room, 2015 Digital animation, 8.36 mins

Q:您最近在探索什么?

A:我开始尝试越来越多的虚拟现实和数字印刷装饰,以及研究两者之间可能存在的相互关系。

我还开始重新审视三维动画和编舞的可能性,以及如何通过扩展现实(XR)的棱镜将这些看似非常不同的发现结合在一起。

 

Q:您未来会考虑品牌合作吗?

A:目前我的品牌合作项目非常有限,以及我对自己的品牌非常谨慎,不过我想尝试更多时尚类的合作。一般来说,我的合作态度比较开放,所以,如果是对的品牌带着开放和尊重的态度找到我的话,我会与之合作的。

 

撰文 | 杨俊

采访、编辑 | 赵洋、杨俊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