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赞专访 | 纽约装置艺术家Margaret Lee:我站在”消费主义”的橱窗前,想和你聊聊人性

640Margaret Lee, 2018

 

Margaret Lee,艺术家、作家,工作生活在纽约。她擅长用普通的日常物品创作装置和雕塑作品,以新颖的方式将它们结合起来以创造新的视觉语言。其作品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展出。2016年为奢侈品百货公司 Barneys New York 设计了系列橱窗,是纽约众多橱窗设计的御用人选。今年,Margaret Lee的作品也来到余德耀美术馆。

 

“我希望用作品讲述这样的事——如何创造和感知价值,如何对待欲望。”

——Margaret Lee

 

金属橱柜、长毛绒地毯、仙人掌,悬挂着的镀铬香蕉,一件假皮草外套…

 

640-1

Kitchen, Downtown: Brushed-metal kitchen design, featuring a Dries Van Noten fake fur jacquard cape produced for Barneys New York (F/W 2016), cactus sculpture, and rotating chrome banana. Photo by Tom Sibley

 

看起来充满“高级感”的景象,透露着精致,也透露着冰冷。这并不是谁家的一个厨房,而是Margaret 2016年为奢侈品百货公司 Barneys New York 设计的系列橱窗的其中之一,她营造了一场“生活的假象”。这正是 Margaret 一直以来热衷于探索的主题——通过种种生活痕迹,讲述人们的消费主义和价值观。

 

640-2

Fridge, Downtown: Custom metal refridgerator, custom made watermelons, and Maison Margiela 5AC Bag in Silver Tape. Photo by Tom Sibley

 

640-3

Baby Room, Uptown: A polished stainless steel baby crib with a motorized swinging pendulum swinging from above and Rimowa luggage. Photo by Tom Sibley

 

640-4

Bathroom, Uptown: Brass floor with laminate marble base and metal-printed image as backdrop with fully functioning sink. Photo by Tom Sibley

 

在纽约生活的艺术家,总能很好的讲述“消费主义”的故事,有的故事像Trevor Andrew一样热烈,有的故事则像Margaret Lee一样冷静。Margaret 的创作灵感源于日常,小到厨房的一根香蕉。

 

640-5

The Artist is Present, Shanghai 2018 Exhibition View, Photo by JJYPHOTO, Courtesy of Gucci

 

“小时候我经常乘地铁,那是我非常喜欢的时刻。我总是从Bronx的第一站开始坐起,一路上有很多可以观察和学习的东西,那些都格外吸引我。火车飞奔着一年又一年,有些东西在改变,有些东西却一直不变。”

Margaret Lee擅长运用黑白两种单色构建简单空间,在这种表达上显得锐利,正如黑白的强烈对立,“我喜欢思考人性的两面性。” 而在媒介的选择上,她又充满包容。“尽管我使用多种媒介,我还是喜欢用我的双手创作作品,无论何种作品,都是非常快乐的。”

 

640-6

Living Room, Uptown: Gold prismatic upholstered couch in a room painted with a black gloss finish and surrounded by 8 foot vertical kino-flo light fixtures and Maison Margiela gold sneakers. Photo by Tom Sibley

 

640-7

Spa, Uptown: Spa room with backlit image of waterfall features a hand-painted pumpkin sculpture on a chrome pedestal and displays Sevan Biçakçi jewelry. Photo by Tom Sibley

 

虽然热爱双手创造,Margaret Lee 不可避免的面对技术冲击。“我仍然认为技术作为一种工具是有益的,它能够促进研究,让我们能够更有效地工作和交流。所以我喜欢技术,但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技术观念。

我自己不使用社交媒体,更喜欢现实生活的体验,因此总会感觉与充斥着用户生成的内容的互联网虚拟世界脱节,这可能是技术带来的最有影响力的一部分。

但反过来说,即使没有使用互联网,我也可以阅读和获取很多信息,这些很多都是在过去被忽视的问题或声音。但是当然,我只关注那些鼓励和平、团结和关怀的声音,我的兴趣在于倾听各种声音,这样我就可以拓宽我的知识基础。但同时不幸和悲哀的是,我们看到,新技术也助长了一些狭隘的思想和不安定因素。”

2018年, 她的作品来到“艺术家此在”,如果你恰好路过,不如驻足,想象自己站在纽约第五大道橱窗前,背后是消费主义的车水马龙。

 

 

采访最后我们问,如果你回到你生命中的某个时刻,那会是什么时候?

她答,我再也不想回去了!年龄越大,我就越感激自己不再年轻 :)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