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赞专访 | 韩国导演蔡洙应:可以靠脸偏要靠才华,他把VR动画带去戛纳

640蔡洙应,韩国导演,其VR作品《Buddy》入选第7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 VR 最佳体验奖也是受邀参加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最年轻韩国导演;与知名电影导演徐克合作,在2018年《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担任视觉效果总监,该片提名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视觉效果奖;其执导的VR电影《Follow the White Rabbit》于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映。

 

大部分人对“VR”的认识可能是这样的:

黑色的“头戴式潜水眼镜”

3D的升级式体验

VR=VR游戏

依然是新东西,依然很神秘

……

 

640-1 640-2

© 图片来源:中国青年动画导演论坛×SIF砂之盒沉浸影像展,展览现场

 

从1895年第一部电影问世,那个“火车进站的场面”吓得现场观众四处逃窜;再到1906年进入了“彩色”的电影世界;追溯到1922年,电影引进了3D效果;1970年出现了IMAX技术……

每一个触动人心的场景背后,一定埋藏着很多人的努力,而技术也是不可或缺的动力之一。电影的下一个阶段,在导演蔡洙应看来,是VR。

他在VR电影的路上孜孜不倦地向前探索。尽管不知道迎接他的是“光明的未来”或“不可通行的禁止标”,但是勇气、热爱、好奇心……给了他源源动力。

蔡洙应说,“我们不能仅仅将文化融入镜头。VR是沟通、计划和管理各种技能融合的能力,当中也包含创造者的创造力,可以说,VR并不是实际可以给予观众的技术。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保持不变的真实性,这是创造者的一个重要特性,这种特性无法被技术取代。”

蔡洙应又是如何用VR讲故事的?我们从一个叫“Buddy”的老鼠开始说起……

 

640-3

640-4

640

 

《Buddy》是一部VR电影,灵感来源于动画电影《The Nut Jobs》。在《Buddy》中,主角是观众本身。蔡洙应希望通过这个作品,建立一种“虚拟关系体验”。在电影中,你需要与孤独的老鼠做朋友并建立关系。借助交互式故事叙述,你能改变故事的进程。因为老鼠无法使用“人类的语言”,当观众和 Buddy 进行“无文字语言”的交流中,就不得不发挥一些创造力,和日常不太用到的肢体动作。

 

这种非常规交流,也是 VR 电影的独特魅力,不同于常规2D、3D电影,VR电影能带给观众的不止是内容上的信息,还有观者二次创造的可能性及根据故事背景自主思考的能动性。

 

整部电影只专注于一个角色的塑造,蔡洙应说:“电影有其独特的魅力和讲故事的方式,我可以使用屏幕之外的空间和互动去‘讲故事’,这让我感到非常激动。”

 

640-5

640-6

 

《Buddy》也获得Shanghai VRcore评选的 “最佳影视奖”

在中国青年动画导演论坛暨SIF砂之盒沉浸影像展的现场,我们捕捉到了蔡洙应的精彩作品,展览由wuhu动画人空间、浙江省动漫产业学会、Wacom中国和SIF砂之盒沉浸影像展联合举办。特赞也藉由这个机会,和蔡导进行了一场对话:

 

Q&A 

Q= 特赞Tezign

A= 蔡洙应

 

Q:和传统电影做对比,VR电影的优势和劣势在于?

A:目前由于VR技术的限制,所谓的VR效果无法完美实现,所以现在的VR电影能做到的,如同我们从电影、电视或任何类型的2D媒体所体验到的没有太大差异。

但是观众出于习惯和便利,更倾向于旧媒体。观众在意视频内容多过于质量呈现。 VR现阶段非常不便利,讲故事的质量也并不高。

而低质量的作品,意味着你必须观看更多的时间。但是VR讲故事的技巧是与普通电影不同的,尽管目前没有任何人实现了理想的VR技术,但希望随着科技的发展,更多人可以享受其中并加入我们的工作。

 

Q:和我们说说同徐克导演合作的情况,如何开始的?以及您从中获取了什么灵感?

A:那个时候我在韩国做特效制作人,有一个徐克导演3D制作人的职位,作为一个徐克电影的粉丝,我非常喜欢他的电影,比如《东方不败》。

和他的合作过程中我也获得了许多灵感,我也凭借《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获得了2018金马奖最佳视觉效果的提名。

640-8640-9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 (2018) 剧照

 

与他合作真的非常鼓舞人心。尽管他不再年轻,但是他知道从哪开始,并且也做了许多事情。绘画、协作、编辑、后期……他给人们带来了许多意料之外的选择,也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在徐克导演眼里,电影永远没有拍完的一天。

 

640-10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 (2013) 剧照

 

Q:您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如何解决的?

A:困难有很多。最困难的部分在于让观众明白,“这不是VR游戏”,现在的人们无法用他们以前的经验来联系这件作品。

除了观众之外,还要给工作人员不同的计划和方案来制作这部电影,他们都是从未参与过VR电影制作的人,我们通过沟通,一起创造“魔法”!

 

640-11 640-12

当然,从我的日程表中你也可以看到这个制作的过程。一般我的团队会从上午九点工作到晚上七点,我大概会在下午四、五点左右出现进行会议,等他们七点回去之后,我的工作则开始了。第二天早上看一些预先作品、故事背景,然后我们基于看到的内容再做讨论,这样保证每个人的工作效率最大化。

 

Q: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您对韩国和全球VR市场的看法?

A:VR市场还是比较强劲的,但仍然没有找到它的利益点。其实我们回看3D电影,也是类似的:大约在2009年,几乎每个人都在为3D立体技术疯狂,但是许多公司五年后就破产,热度急剧下降。现在3D已经有将近10年的历史了,如果我们不改变这个现状,我担心VR会经历同样的事情。

这也和讲故事所需要的技术有关。我相信互动技术是下一个有助于VR的领域,现在的我们已经习惯在电脑上看电影了,所以我们可以用电脑做。但不只是播放视频,而是需要很多善于讲故事的电影制作人来一起制作 VR 的内容。VR技术现在并不完美,但也必须从现在开始改变,我们也在努力让大家承认并接受这种媒介。

最后,佩戴 VR 仍然非常不方便,对于娱乐产业来说,为了让它成为更成熟的主流内容,比如电影,我认为人们可能需要十余年的时间来开发一套关于讲故事的新的“语法构成”,并且那些硬件设备也需要变得更加便于使用、性价比要提高,那可能还需要再五年的时间。

 

640-13

©《王牌巨猩》미스터 고 (2013) 剧照

 

640-14©《被操纵的都市》2017 剧照

 

Q:您有什么给在VR领域里工作的人一些建议?

A:VR不是一种“设备”,也没有所谓的VR专家、VR电影制作人,VR只是讲述故事的另一种扩展形式。制作VR电影,你必须和其他不同领域的专家一起工作。

你可能是一个编剧,但你有可能需要和一位游戏开发合作;而游戏开发者也有可能和编舞者合作。大家都必须有开放的心态去接受不同的规则。当然,也需要良好的沟通技巧、管理技能,以及进入VR行业的创造性技能,当然,最大的财富是VR创作者的综合能力和真实性。

 

电影作品:

金容华导演的《王牌巨猩》(2013) – 3D及VFX特效制作;《THE X》(2013) – 3D及VFX特效制作;《新村僵尸漫画》(2014) – 3D及VFX特效制作;韩、中合作的校园科幻电影《超能少年事件》−导演 及共同制作;徐克导演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视效总临及《狄仁杰之神都龙王》3D立体监制;秋相美导演的长篇纪录片《Children gone to Poland》制作,并入围2018年第23届釜山国际影展-Wide Angle(超广角)单元;于第七十一届康城电影节上映作品:VR电影《Follow the White Rabbit-VR Cinema Attraction》 VR设计及导演 ;VR电影《Buddy》获邀参加第7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VR竞赛单元;于韩国曾参与的其他电影《被操纵的都市》(2017),《海贼:汪洋争霸》(2014),《Mad Sad Bad》(2014)。

 

获奖记录:

第21届意大利国际军事电影节获颁意大利总统奖;2018年 首尔VR/AR AWARDS 影象内容部门 最优秀奖;第7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VR竞赛单元- 最佳VR体验大奖(交互式内容)《Buddy VR》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