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范凌:未来,人真的会被AI所取代吗?

640

范 凌

同济大学设计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特赞信息科技创始人。范凌是哈佛大学博士和普林斯顿大学硕士,人工智能设计领域和组织智能化领域的专家,曾经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现任同济x特赞设计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和同济大学博士生导师。

范凌博士是千人计划创业人才,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和文化领袖,美国著名智库阿斯彭学会中国成员。入选快公司”2017中国商业创意人物”,是光华龙腾奖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奖获得者(2018) ,曾经在世界经济论坛、哈佛中国论坛、博鳌亚洲论坛等国内外会议中担任演讲嘉宾。

 

首先,让我们看看宏观的历史。历史上每一次科技的发展都必然对人的工作产生改变。有很多工作,由于科技的发展而被取代。

比如工业革命,大量的工人下岗,他们组成了破坏机器的小分队,被称作“卢德运动”。随后我们把所有对于新科技对自己工作威胁而产生敌意的态度都用这个名字代替。比如人工智能对于工作的影响,很多人也抱有类似的态度。不过仔细想想,工业革命以后,其实也产生了大量新型工作。

640-1

© 王旭华 摄 京东物流北京亚洲一号仓库内,最为先进的智能Shuttle系统。

 

比如我们现在有很多人在做数据分析;有很多人在做产品经理;有人利用互联网媒体做商品销售,甚至有人以打游戏作为自己的工作……

这些都是在上百年前的工业革命中难以想象的工作。所以科技一方面取代了一些成熟的工作,但另一方面也发明出许多在当时很难想到的新的工作内容,而且那些新的工作似乎比过去被取代的工作更有意思、更接近人类能力的本源。

如果我们看现在科技发展对工作的影响,我想借用一个全球化贸易的资深学者理查德·鲍德温教授的话,他曾经是美国总统的经济顾问,在今年一月份出版了一本新书Globotics Upheaval。Globotics是他造出来的一个词语,是两个词的合成词,一个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另一个是机器人“Robotics”。Upheaval就是“动乱”、“动荡”的意思。

理查德·鲍德温的观点很有意思: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贸易实现了全球化,贸易的是我们做的东西,比如生产的手机、粮食,通过这些物件进行全球化贸易。但是随着人工智能和科技的发展,我们逐步开始贸易我们的能力。

这样一来,就会产生两个对于工作的影响:一个叫做全球化。让远程智能服务于本地,比如让美国的设计师做中国的工作;让中国的工程师做美国的工作,这就是远程智能  RI (remote intelligence);第二个维度是机器人robotics,但这里并不是指机械臂,而是指白领机器人,那些可以做翻译、分析、作曲、咨询、财务……等白领机器人被称作为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

RI和AI的结合就是变相地为企业、组织对于未来能力的调用和工作的划分增加两个新的维度,企业不再只依赖于全职员工或者供应商,同样也可以调用远程智能和人工智能。

只有灵活地使用这些不同方式的能力,企业才更加具有竞争力。未来工作的存在方式,也会以远程智能和人工智能方式的存在。

远程智能是说,工作可能不一定在本地,有很多先进的公司通过远程接入工作,从而产生了许多远程工作的协同工具,国内有钉钉,国外有Slack这样的工具,让工作变得无处不在,能让大家在不同的地方甚至不同语言都很容易协同起来。

第二点,许多工作能力会被数据化,并被沉淀下来,企业会把许多工作流程、决策依据等等沉淀为数据,这些数据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能成为帮助企业工作的人工智能,所以RI 和 AI也会成为人们工作的两种延展。

根据牛津学者的研究,世界经济论坛,麦肯锡全球研究院都有相应报告,人工智能确实会取代一些人的工作,当然,大家并不陌生,有一些工作,比如电话销售、前台,这些工作很容易被取代。

 

640-2

© 长空 摄/视觉中国 2019年1月16日,在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五马商业街,市民通过“刷脸”完成购物支付。

 

但是我们看到另一部分,当人工智能取代一部分机械白领工作的时候,人会在另外一些领域比如创造力、同理心、好奇心、交流、情商等等的维度就变得更有竞争力,那么在这些人的属性的工作领域中,是不是说机器就什么作用也没有了呢?

这一点我不认同,因为在很多相对比较困难的工作中,我们需要机器的辅助和增强,借用著名心理学家卡尼曼畅销书《思考,快与慢》来说,我们人类很擅长快思考,机器能够帮助人类做慢思考,从而让人的慢思考变得更有依据更有效率,变得可以突破人类经验和知识的边界,这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我自己也会去研究机器、人工智能、数据智能、机器学习,到底怎样帮助人类去做创造性工作,如何突破人类经验知识想象力的边界,从这些角度来看,人工智能和人类在短期之内会有一些取代的关系,在长期来看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很有意思的工作可能性,另一方面,在人类的创造力、同理心、交流等工作当中,可能我们也迫切需要找到一种人机合作协同,甚至共同进化的模式,从而让我们的工作可以突破自己的极限,产生新的可能。



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