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好问】无限运算力能否带来无限想象力?AI会怎样改变设计创意行业?

随着科技的进步,

人工智能将怎样改变设计创意行业?

是否会取代设计师?

人工智能会助力于创意设计,

还是会夺走我们的想象力?

设计思维与机器智能如何协同?

人的创造与机器智能之间,

如何建立更多元、包容的关系,

如何实现共同进化?

 

本期嘉宾:

范凌

设计科技学者和互联网创业者,哈佛大学博士和普林斯顿大学硕士

同济大学设计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特赞Tezign.com信息科技创始人

2019年发布《从无限运算力到无限想象力:设计人工智能概览》一书,汇集设计中人工智能的研究、案例和观点

关于运算力和想象力,

一起来看看他分享了哪些观点

640-1

在设计创意领域,

我们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吗?

Q: 我是一名创意策划工作者。我们发现在流量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时代,市场预算怎么投,创意怎么做,只需要把握用户数据标签就可以洞察出用户的素材需求,那么如果运算能力足够,可以在机器中输入产品介绍信息,测试用户数据,收入kpi,产品预算,就可以自动计算出一套创意+投放+roi的解决方案。文案、图、预算配比都出来了,那时我们就下岗了。

范凌:人工智能是人类能力和创造力最大的杠杆:过去一个人的能力只能够以一个人能力的结果作为产生通过,通过人工智能,一个人的能力可能会被放大一百倍一千倍,但是没有人的能力的输入,人工智能是不会有输出的,所以即使在数据智能非常发达的时代,还是需要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进行输入。这些创造力和想象力才能通过数据和智能,在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媒介,不同的场景被放大。 所以恰恰不是说在人工智能的时代,创意策划工作者会下岗,而是创意策划工作者除了要用创意策划一个项目之外,还需要能够结构化和系统化的把自己的创意和策划对机器讲清楚,从而让机器能够帮助把创意和策划放大。在不同场景进行放大,反而会让一个好的创意和策划变得更有价值。

Q: 流行趋势每年都变。除非人工智能已经能预知到未来的流行趋势,那时候可能真的要失业了。

范凌:流行趋势每年在变,但即使人工智能预测了未来趋势,人也不会真的失业,我们会去给机器创造很多不确定性。我相信工作会被改变,但是工作不会完全消失,以收入作为目的的工作可能逐渐会减少,以创造意义作为的工作可能会慢慢增加。

Q: 记得以前一则新闻,说Google和五角星公司开发了一个做版式设计的智能软件,里面有几千排列组合,可以几分钟完成三百页画册图文书设计,然后人工排查一下低级错误就好。我想说的是,在某些设计上,人工智能可以辅助做一些事。但其实这些数据还是基于人类之前的视觉经验积累。没有原创价值。单纯生物的想象力,我认为目前AI还不可能替代,换句话说凡是靠已有经验学的都不具备生物原创价值。

范凌:我们想象一个四象限的图,横坐标一端是“对人来说容易做的事”,一端是“对人来说难做的事情”,然后纵轴一端是“愿意交给机器做”,一端是“不愿意交给机器做”。

我们可以看到,“自动化”是分布在1)左下角对人本身就相对比较容易的事情2)以及我们愿意给机器做的事情的象限。另外三个象限里人和机器的关系其实不是唯一的。所以怎么样让机器能够帮助我们做那些本来对人来说就是很难的事情。比如说去做创造出一种新的风格,去创造出一些可能要探索才能做的事情。那在这些角度里面,机器是能够帮我们突破我们人的认知边界的。这种方式的探索还在比较早期,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Q: 我跟你们说是这样的,你们也别信什么自动排版自动生成的设计ai,套一句话,“这样的设计是没有灵魂的”,的确是这样的。因为这样的设计缺乏“可解释性”,目前成熟的ai工具都是统计意义上的。 但是你们要担心的是下一代ai,一旦有逻辑生成式的ai出现,那才是真正的失业,而且,会非常迅猛,就像点燃火药那样爆炸快。再加上半导体技术的发展,以及我们国内大力支持的ai芯片产业,计算力将不会成为问题。 目前来说,ai业内开始推进下一代ai,现在有一种网络结构叫做GCN,这个网络拓宽了之前的二维图像处理,理论上它可以拓展到所有有逻辑链的技术中。也就是说,一旦你的工作流被专家掌握了,那你的工作就可以被机器代替。 总而言之,加油吧,只能说到这里了。

范凌:这里存在“存量”和“增量”两个维度,技术的发展,不论是否是人工智能技术,都会在短期之内对于“存量”的工作进行挑战和改变。这不只是伴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其实也伴随着每一项技术的发展。

我几年前回国开始做公司的时候,想去电脑城攒(DIY)一台机器,但我的朋友告诉我,现在再也没有人攒机器了,大家都在京东上买电脑了。 攒机器的这些人从电脑城失业以后,可能会去开滴滴,送外卖,或者成为了新一代的数字的搬运工和数字科学家。每一次存量的工作被挑战后,都会有增量的机会出现。人工智能并没有让我们工作的更闲,反而是不停的挑战会让人的工作变得更多。

所以我相信,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任何一个运用人工智能的行业,包括设计。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的人工智能做设计并不代表这些设计因为人工智能可以去做,设计师就失业了,而反过来很多设计师可以和机器合作,让机器去做重复性的工作,而人回到创造性的工作。这就可以优化组织,可以提高质量,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去探索主动探索的。

Q: 哪些类型的创意设计是人工智能目前无法取代的?

范凌:我觉得人工智能在很多的创意设计上都无法取代人,因为人工智能不会像人一样,对一些作品有感情和爱。所以我们不是根据类型来决定是否可以被取代的。

Q: 设计师也好,会计师也好,在未来的AI时代,怎样保持自己的职场竞争力?避免被AI取代?

范凌:我觉得是要去拥抱变化,持续学习,做好人最擅长的部分:比如说有同理心,能够讲故事、具有讲故事的能力等等,去发挥人特有的魅力。

640-2

无限运算力,会让我们失去想象力,

还是会带来无限想象力?

Q: 创意设计能否被量化?如果可以,那以后创意是不是都变成工程,审美和想象力要让位于数据?

范凌:设计至少有两个维度,一个是作为艺术的维度,一个是作为商业的维度。我觉得在艺术的维度里边,任何试图做量化的工作都是徒劳的,不是因为无法被计算,而是艺术价值是一种文化的价值。 但是当设计被用在商业的场景里边,它是有可能和商业的结果之间产生某种关联的。这种关联是指:有一些设计创意确实更容易产生商业的价值,那么如果商业的价值可以被数字量化,那么和它产生商业价值的设计创意,应该也可以被同样的逻辑进行关联。

Q: 有无限运算力的情况下,是否就不需要想象力了?理论上如果能快速制作出无数组合,按概率算,其中总会有佳作。剩下的问题无非是,由人还是还是由算法决定什么是佳作。

范凌:我们可以从唯物主义的角度去思考人类的发展,人的每一次发展,其实都是通过工具赋能的。在《人类简史》里面让我反复咀嚼的一句话是:“到底是人驯服了小麦,还是小麦驯服了人。” 我们既可以说想象力驯服了工具,也可以说工具释放了想象力。这是一个互相引导的过程。

刚开始出现机器运算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想到它能达到今天的成就,这毫无疑问是人想象力的结果。 我们很难想象明天的运算能力到底能帮人类去做怎么样的应用,这些应用也是需要人去思考和想象的。所以不只是人创造工具,工具也解放了人的创造。

Q: 请问范老师,在设计人工智能领域,现在有哪些国内外企业比较领先?有哪些比较有跨时代意义的产品出现?

范凌:在国内有大型的企业,比如说像阿里的鹿班系统,京东的玲珑系统,碧桂园和特赞合作的月行系统,还有特赞最近在和联合利华合作的系统,这都是一些在商业场景里边使用的设计人工智能的产品。

至于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我们看到随着对抗生成网络: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的出现,有很多做人工智能产生创意内容的初创企业和技术也逐渐出现,相信在未来的几个月到一年里,机器从善于分类,善于预测,善于分析,将会转变为善于创造,善于生存,让我们拭目以待。

Q: 现在的AI技术,在设计领域可以做到怎样的程度了?

范凌:关于AI技术在设计领域的一些尝试应用和观点可以关注我们每年做的《设计人工智能报告》,今年报告也变成了一本印刷出来的书,就叫《从无限运算力到无限想象力》。

640-3

AI时代,

我们如何与人工智能共同进化?

Q: 通常我们认为,设计师是感性的,而程序员是理性的,未来是不是设计师也应该学习一些编程,而程序员也应该具有设计思维?

范凌:大概在80年代的时候,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始人叫Nicholas Negroponte,他提出了“Convergence”(融合)的概念。模式的聚合讲的是在未来,报纸,电视、新闻有广播等媒介最后都会聚合在一起,其实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多媒体。那么人的能力也是一样的。现在可能有些人专门做设计,有些人专门写代码,有些人专门做商业,可能未来的人的能力也会是一种模式的聚合。我们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士成为聚合型、复合型的人才,我相信,模式的融合会是数字时代的一个普遍趋势。

Q: 人工智能进入创意产业,是不是会让我们失去佳文天成妙手偶得的惊喜?一切都变成大数据和概率?创作中最神秘不可解释的部分,变得不复存在。

范凌:我觉得人工智能最大的价值是杠杆,并不代表说人工智能只是在做重复的东西,而是人工智能可以把人的创造放大,可以民主化,这是我觉得人工智能的价值,所以有创造力的输入,才会让人工智能产生有创造力的产出,只是人工智能可以把这种创造力的产出放大百倍千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