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英】范凌:设计也有“贸易战”

世界上最大的设计软件公司Adobe的服务因为8月Trump的行政命令,停用委内瑞拉的所有账户。这让我想到过去两年的中美贸易战的种种,是否已经逼近到设计领域?几乎所有中国的设计师都采用Adobe的软件做设计,我们当然不希望贸易战会影响到中国设计师的工作。
640-16
随着服务业升级和产业升级,很多地方府都开始扶植设计(如北京、青岛、烟台、上海、深圳、珠海等),这实在是一件好事。通过这次Adobe委内瑞拉事件,我想提醒的是:设计不止是“设计产业”(平面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服装设计、数码设计),还有“设计科技”(做设计的软件和云服务)。世界最大的商业设计(广告)集团WPP价值百亿美元,但商业设计软件公司Adobe价值千亿美元;最大的建筑集团AECOM价值几十亿美元,但建筑科技软件公司Autodesk价值百亿美元。有统计表明,中国约有1700万设计师,在价值数万亿的市场里工作,那么在其背后,是一个十倍价值的设计科技市场。
过去二十年,中国的设计师逐渐走上世界舞台,中国甚至成为全球设计的试验场。虽然设计没有国界,也不应该有国界;但是设计的数据是有国界。就像所有的数据和资源一样,拥有主权和边界。相比较而言,我们用中国的软件从事所有2C的行为,却用国外的软件从事几乎所有设计工作的行为。在中国产生的设计数据,几乎没有留在中国的系统中。
不论我们对中国的设计产业有多支持,背后用的设计科技几乎都不是中国的。甚至,在过去为了推动产业的合作,我们还有意的抑制中国自己的设计软件和工具。时至今日,在表面繁华的中国设计产业背后,我们迫切需要重视工具、流程、数据的“设计科技”,不论从国家安全、数字主权、自主技术,还是商业价值上。
640-15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